当前位置:伍佰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站长资讯 » 人物访谈 » 文章详细

斯诺登:我并非间谍,我给NSA留下了线索

来源:站长分类目录 浏览:345次 时间:2014-10-14
    8月14日消息,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也许至今还未明白为何会发生斯诺登泄密事件,难道是斯诺登做好一切隐蔽工作?事实 相反,据斯诺登称,他复制的那些文件实际上都有迹可循,他故意留下了数据记录好让安全局能查到这些被泄密的文件。

    据 WIRED网站的一篇采访报道称,这位31岁的泄密牛人早先已在国家安全局网络中留下了线索,这样当局就能知道哪些机要文件已被泄露。此举措是为了证明他只是想将不可告人的国家秘密公之于众,而非外国间谍活动,同时也为了将泄密导致的国家安全风险降至最低。

    斯诺登表示,国家安全局向媒体透露此次泄密文件量多达170万份,这个举动实则是对斯诺登泄密事件的夸大说法,又或许是当局还未发现他留下的数据线索。他还向WIRED 透露:“我并非否认他们的能力,但当局如果要还原我泄密的过程难度很大。”

    NSA主管Keith Alexander 去年称,斯诺登将5万至20万份文件交给了媒体记者。随后NSA官方向媒体表示,斯诺登能接触到170万份机密文件,但其中泄露多少还是未知。 当局还斥资数千万美元进行泄密调查,将NSA机密网络从斯诺登有可能监控的电脑中清除,以免他对新的文件数据进行新一轮泄密。

    事实上,斯诺登在NSA网络中本可以不留下任何数据痕迹,但为了不连累同事,表明是个人行为,他还是留下了数据线索。他希望当局清楚哪些文件被泄密,同时也为了让当局避免受到泄密的间接伤害,他修改了代码名称,并泄露了最机密的信息。

    斯诺登的律师Jesselyn Radack表示:“媒体重复170万这个数字无非是想误导舆论,贬低斯诺登的形象。当局调查人员可能连他留下的数据线索都未找到,即使找到了,他们也会 提“170万”这个数字,只为了强调大批量数据转储。事实上,斯诺登只是选择性地泄密一些文件,公开的每一个文件背后他都有自己的原因和底线。

    NSA发言人Vanee Vines 对斯诺登的这一番言论表示:“如果斯诺登先生想解释什么,那就和美国司法局对话吧,他终究要回到美国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。”

    来自美国公民自由协会的律师本·维茨纳在与斯诺登交涉后表示,他不会透露其它的线索细节,也不会说出具体泄密文件数量。从司法角度分析来看,泄密者的行为能被网络监控工具记录下来,像Windows操作系统生成的文件,都能显示出用户使用文件的记录。

    尽管早期斯诺登只是想让当局意识到泄密的严重性,但现在他不会说出具体数目了,因为一旦他要回美国,还有可能作为与当局对峙的筹码,还有资本来商讨认罪协 议,留下退路。当局也许因为害怕泄密后的连锁反应,但又苦于未找到文件线索,不知泄密文件数量,而重复地抛出“170万”这个数字,或许在泄密调查评估中 他们心中早就有数,看到某些被泄密的文件早已吓出一身冷汗了。

快速链接

最新收录

最新点入